出道15年,19岁的张子枫被吹上天,她配吗?

娱乐
71阅读

上映4天,《中国医生》的票房破4亿。

而00后实力小花张子枫仅凭1个眼神,让上亿观众破防,不得不说子枫妹妹的哭戏,真是绝了。

就连导演刘伟强,对张子枫的演技,也忍不住夸赞道:

"一句词,一个眼神。这场戏,一条过。"

得到导演的肯定,张子枫只是冷静地说了声:“谢谢导演。”

在剧中,她饰演一个因新冠失去双亲的孩子,她的一句“叔叔,我想知道一个人没有爸爸妈妈,以后怎么办?”

尽管戴着口罩,但她眼神中的恐惧和悲伤,让隔着屏幕的观众,瞬间潸然泪下。

张子枫对于哭戏,有独特的感悟,单纯性地煽动悲伤,早就不是她的追求。

无论是《中国医生》还是《我的姐姐》以及《唐山大地震》里的小方登,她的哭戏有种克制的压抑感,让你有种直击心灵的痛。

年少成名的童星很多,但能把每个角色演得鲜活的,却屈指可数。

有句话说得好:

"向内生长,那么早晚有一天,你会破土而出,向外求热闹,那么你只会被埋得更深。"

在这流量至上的娱乐圈,有人为了流量刻意制造话题,博眼球,有人却向内成长,打磨演技。

值得庆幸的是,张子枫属于后者。

2021年,可以说是张子枫年。

不管是4月2上映的《我的姐姐》,还是之后接连上映的《再见少年》、《秘密访客》,张子枫的表现值得期待。

尤其是在《我的姐姐》中,张子枫饰演重男轻女家庭中的姐姐安然,赚足了观众的眼泪。

针对电影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人觉得真实感人,有人却觉得结局有点让人失望,但无论怎样,这是张子枫在荧幕上出现的第一个成年人的角色,极具感染力。

也难怪有人说:那个国民妹妹,真的长大了。

不可否认,她是个老天爷赏饭吃的演员,早在3岁的时,她的表演天赋就已经初露端倪。

她常常喜欢对着着电视,模仿电视里的人物,发现了她这一爱好的妈妈,就带着她去参加各种表演节目。

4岁的时候,参加河南的一档少儿节目,她就能毫不怯场,用无比天真烂漫的方式来一段:

"人在江湖飘啊,哪能不挨刀哇。"

不仅引得评委们哈哈大笑,还坚定了子枫的妈妈带她去北京闯一闯的心。

北漂日子的苦,时至今日,张子枫都记忆犹新,但每当妈妈都坚持不下去,想要带她回老家时,她却总会坚决地说:"我不回老家。"

或许,那个时候,她还并不能完全理解回老家,到底意味着什么,但她隐约觉得,那是退缩与失败。

她拍的第一部电视剧是《电脑娃娃》,当时年仅7岁的她,不怯场,肯吃苦,她的表现,让导演赞不绝口。

2009年,对于张子枫来说,是转折年。

因为这一年,冯小刚《唐山大地震》向她抛来了橄榄枝,让她饰演地震中被母亲抛弃的“小方登”。

开拍前,冯小刚问张子枫:你是怎么理解这个故事的?

没想到年仅9岁的她,边哭边说出了人物的精髓:为什么妈妈只救弟弟不救我?我也是她的孩子啊。

在拍摄方登被压在水泥板那场戏时,冯小刚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解释濒死状态,只能喊开机,让她自由发挥。

谁曾想,当镜头对准子枫的那一瞬间,她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角划过,刺痛了无数人的心。

那种被遗弃的绝望,让冯小刚欣喜若狂,他直言:"孩子是不可控的,但你的孩子是例外,她帮我分担了很多工作,她是个天才。”

就连饰演她爸爸的张国强说:和张子枫对戏挺可怕的,她能把我演傻了。

可以说,她仅用那一滴眼泪,艳惊四座,让观众记住了这个被压在水泥板下的“小方登”。也让小小年纪的她,早早地走上红毯,捧走了第31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新人奖。

后来,她在《板凳》中饰演王宝强的女儿“红儿”,而那时,王宝强即将出演《唐人街探案》,他将张子枫引荐给了陈思诚,这才有了影片结尾时,神秘少女思诺那让人毛骨悚然的鬼魅一笑。

之后,小小年纪的张子枫资源好得让人羡慕,殊不知,这背后她承受了多少同龄人无法承受的痛苦。

在拍《宁为女人》这部戏时,有一场戏是要把她绑在树上,再浸到水里,当一旁的妈妈看她浑身湿淋淋的心疼不已时,刚从水里被捞出来的她,来了一句话,让妈妈哭笑不得。

“妈妈,我看见了三条小鱼。”

演戏实苦,但张子枫却懂得苦中作乐。

在影视圈里,张子枫绕不开“天赋型演员”的标签。

拍完《唐山大地震》,冯小刚称赞她:"她演戏是非常走心的,如果她演得不好,这部戏是不成立的。"

拍完《你好,之华》,导演岩井俊二评价她:"张子枫的感觉和周迅很像,只要一开机,她就变成了角色。"

拍完《我的姐姐》,朱媛媛在采访中说:"子枫绝对是一个天赋型演员,未来无可限量。"

曾与无数个孩子有过对手戏的陶虹也坦言:"张子枫是最会哭的一个,每次都是真哭。"

但是她自己,却很害怕听到天赋这个词。

她说:"就好像我身上有了特异功能一样,我好怕有一天失去这个特异功能。"

所以,一直以来,她从不敢有半点懈怠。

9岁时,她与王宝强合作《我的父亲是板凳》,拍戏的空隙,她就坚持在现场学英语。

不像很多流量明星,跑步半分钟,拍戏一小时,P图两小时,张子枫很多时候,都在暗暗发力。

如果不是《向往的生活里》,她早晨四五点就早早爬起来读书,或许,很多人还不知道,张子枫原来一直都在默默努力。

正是这样的努力和坚持,才使她去年,以全国第三的成绩,跨进了北影的大门。

文化课都这样努力,对于一直都热爱的表演,她更是肯吃苦。

7岁时,有一场戏要吊威亚,妈妈非常担心,要求用替身,但最后,小子枫还是自己出色地完成。

拍摄电影《快把哥带走》时,场景是夏天,但其实当时是冬天,她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发抖,于是,她就狠狠直扇自己的巴掌,强迫自己清醒。

拍摄《我的姐姐》时,她提前几个月去四川学四川话,在医院里实习,体验医护人员的生活。

导演滕华涛曾经这样问张子枫:"你对表演有什么想法?"

张子枫说:"时间久了会产生瓶颈,所以必须不辜负每一个角色,这对我来说是非常严肃的一件事,演戏一定要认真对待。"

这是一个年轻人,对于表演深刻的领悟,也是一个热爱表演的人,对于表演的态度。

她不是为戏而生,但她一定会为戏而活,就像她曾说过的那样:"我并不试图去追赶时代,而是按照我自己的节奏行走。"

在流量至上的时代里,她似乎是个异类,从不喧嚣,只是静静地发芽,活在不同的角色里,默默耕耘。

以这样不骄不躁,谨慎谦虚的姿态,对待每部作品,这个“戏疯子”张子枫,未来可期。

#八卦手册##张子枫##张子枫演中国医生一条过#

来源:十点妈咪说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