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酒店|我们离它们还远吗

国际
7阅读

24HOURS|JAPAN

几天前,东京奥组委正式宣布:本次东京奥运会的每场比赛入场观众上限为一万人,并取消奥运期间东京都的全部公众观赛活动。

尽管与完全禁止观众入场的预想比起来,如此规定已是温和得多,却也终归改变不了这是一次充满坎坷的奥运会的事实。现在再回想起几年前,为了迎接奥运期间的海量旅行者,日本各处都有新餐厅、酒店、公共场所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可非常事件的无约而来,让那些期待终而化成了人去楼空般的哀叹。

好在一切都会过去,具备美好性的新事物,总能在初衷瓦解后,找到崭新的存在意义,我们和它们的相逢,只是会比想象中晚一些。

或许是感觉到出境之日将近,近来无事时,我开始关注起近两年日本开张营业的新酒店。上次坐上离开日本的飞机时,它们还未曾存在,现在已精准勾取到了我的期盼。希望触碰到它们的日子,可以早一点到来。

01

HOTEL THE MITSUI KYOTO,京都市

之前常去京都时,城内的一流西式酒店似乎还只有丽思卡尔顿与四季两家可选。而在未曾相约京都的一两年中,这座古代珍宝般城市的酒店业发生了美好集体效应—— 柏悦、安缦、ふふ、THE HIRAMATSU与三井酒店相继到来,让我们再也不缺乏选择。其中三井集团的首家挂牌酒店“HOTEL THE MITSUI KYOTO(京都三井酒店)”让我尤为期待,它来自于三井和万豪的合作,也是京都的第二家豪华精选酒店。

京都以历史为傲,以文化为源,是日式审美的顶峰汇集之地,在那里开一家现代酒店,无论设施如何完备,服务如何周全,装潢如何华美,若无法将“文化”这一脉做得到位,是很难打动人心的。而京都三井酒店拥有让人津津乐道的诞生始末——酒店毗邻京都二条城,其前身是三井家族拥有三百年历史的宅邸。虽然房屋已然重置,酒店却保留了旧日宅邸的大门,来客从此迈入酒店之场,犹如跨越了暧昧迷离的时间之境。

未能亲眼所见便不好做判断,很多事情只能从照片中寻找线索。但京都三井酒店对京都传统文化的致敬之意,已能从园林和建筑的样貌中清晰可循。而酒店内部空间的设计者是拥趸无数的傅厚民(非常喜欢他在香港瑞吉交出的作品),擅长用和纸、石、木等材料与灯笼、壁炉、屏风等物件将空间烘托出东方意蕴的他,想必此次也会在这座传统文化的大观之城中,尽情无碍地挥洒自己的美学灵感。对他而言,在京都做一次设计,本来就是一种“回归”。

只可惜,酒店内的两家餐厅并没有得到很高的评价。也许,在京都的酒店中经营一家餐厅,本来就是一件骨子里缺乏动力的事情吧——毕竟,京都的一流餐厅连住一个月都吃不尽,又有谁会把宝贵的用餐机会,留给入住的酒店呢?

02

THE HIRAMATSU 軽井沢 御代田,长野县

说到酒店和旅馆中的餐厅,一下就想起了THE HIRAMATSU。有些朋友和我一样,总认为吃惯一流餐厅后,在宿泊处便很难得到满意的用餐体验。或不妨说:在日本,一泊两食中的那两食,常常有些退而求其次的无奈。可是,便是THE HIRAMATSU为我安抚了这项痛点——曾经试过THE HIRAMATSU 仙石原的晚餐,水准并不逊于大城市的一流餐厅。致力于创造“餐厅酒店”的THE HIRAMATSU,在餐品上倾注了不少努力与决心,这是入住者大都能感受到的。

这一点,在THE HIRAMATSU的最新分号THE HIRAMATSU 軽井沢 御代田中也表现明显。拥有丰富修习经历的餐厅主厨全面使用了信州的当地食材,力图做出令人难忘的意大利菜。令人期待的是,客人还可选择在森林中享受一场闻风观星的露天晚餐。

旅馆位于轻井泽御代田町的森林之畔,从房间内可清楚望到北侧的浅间山,地理环境无懈可击。 熟悉轻井泽的人们,会知道那里的美妙远非自然之美便可囊括,周边星罗棋布的咖啡馆、餐厅、图书馆、美术馆,都让轻井泽是那么的不可替代。

03

楽 水山,北海道

独占一岛的隔绝感,北方地区的天然寒冷,都是北海道能为我们带来独有的安谧氛围的原因。

柏悦、丽思卡尔顿Reserve,筹备中的安缦.....可以匹配北海道之美的品牌陆续入驻,让这份安谧找到了安放之地。可在温泉旅舍上,北海道却在坐忘林之外少有惊世之作,这也让开业未久的楽 水山格外夺人瞩目。

楽 水山选址在羊蹄山西侧,知名滑雪胜地二世谷核心区的左近之处。旅馆共十八间房,从春日之樱到寒冬之雪,从每间房都可远眺羊蹄山四季分明的美景,房间中还设有泉量优质的挂流露天温泉——即使对充满标配感的几多特性已不稀罕,仔细看看照片,亦可为之欣然,洒脱自然的现代风设计,被原生木材包裹的室内装陈,大厅的围炉,鹿皮沙发,北海道工艺品的点缀.......处处透露出超然世外的空间质感,也足以让我们相信:楽 水山缘起于一颗毫无妥协的创作之心。

04

草津温泉 炯-kei-,群马县

即使对温泉水没有什么研究的人,体验草津温泉时,也大都能对泉质的上等有些直观的感受,而对温泉达人们来说,草津更是世界上最美好温暖的地方。那是日本最富盛名的温泉胜地,当地的旅馆大都会依赖自然,将温泉作为馆内的首推亮点,这家“炯-kei-”亦非例外,唯一不同的是,温泉之外的一切,也充满了主人的悉心考量——毕竟,开业之初这里即被定位为“日本最高旅馆”。

炯-kei-规模极小,房间只七间,起始也有70平米,其中有用材上等的和式房间,也有北欧风格房型,慷慨的挑高与经典的北欧家俬,让青睐现代风的客人也能得到满足。

意外的是,炯-kei-并未把房内温泉做为标配,这在如此定位的旅馆中实属罕见。可这绝非某种妥协,而来自于主人的另般执着:房间内的温泉虽私密而便利,却不能让客人完全体会到当地温泉的全部特性。与次对应,炯-kei-设有三个可预约包场的露天温泉,美学风格各异外,三者之温泉水竟也来自不同的源泉。能在一间旅馆中体验本地的多种泉水,也是草津人的骄傲所在吧。

比如被艺术竹林包围的“HIKARI”,泉水来自白浊的地藏温泉;

草津温泉的传统泡法,是从低温逐渐泡高温。而“AWASE”中的三个不同温度的温泉池,让客人能够轻松感受传统泡汤之道;另有一处“Ryoko”,池中流淌着透明感很强的万代矿温泉。

三池三泉,再加上完璧的选址、考究的房间与餐食(少配料的健康会席).....我想,炯-kei-会成为草津温泉的下一记象征。

05

尾道 Azumi Setoda,广岛县

日本的小城市里,我尤为钟爱尾道。宁静海景,舒怡小城,可以悠闲地骑车,也是濑户内海自驾的必经之地。此前几次开车去南边群岛上的美术馆、酒吧和冰激凌店时,都把尾道当作了旅行的开始。

广岛·尾道|山与海,奏响恋爱的序曲

此前的尾道市内,并没有非常拿的出手的一流酒店(ONOMICHI U2是随便住住的好选择,较喜欢的Bella Vista也在郊区 ),所以Azumi Setoda的出现是如此及时。兼备了当代摩登与传统工艺的铺陈风格,特别匹配有些不羁的、充满跃动美的小城尾道。

尾道Azumi Setoda的出现,一定会加深我与尾道的缘分。

06

atelier O-HUIS,爱媛县

对于普通旅行者而言,四国岛肯定不是日本的先行之地。其实,那座濑户内海上漂浮的最大岛屿,虽然看似并不出众,实则处处暗含乾坤,它不仅是多种日式传统文化(如舞蹈、宗教、艺术、美食乃至澡堂...)的最佳展现地,也藏了一众绝不可错过的景点、现代建筑作品、大小餐厅与美术馆,别说理解它们,即使就是了解到它们的存在,都带有一点门槛。对日本传统文化有深一步了解欲望的人,是绝对不可错过四国的——更何况,那里也是拥有极佳度世氛围的地方。

四国向来不缺少好的酒店,较新开业的就有重装后的ホテルリッジ和高松オーベルジュドゥオオイシ等等。而我最为想拜访的,是爱媛县宇和町atelier O-HUIS。这是荷兰雕刻家Kees Ouwens花费多年历经辗转打造完成的酒店。酒店内的白璧、石壁来自于Kees的亲手劳作,而铁门和建筑体也完全还原了Kees心中的理想图景,酒店内四处点睛的雕塑、画作和艺术品均忠实着Kees的造物美学。总之,有关酒店的无数个决定都来自Kees的自我意识,无论从房间床榻上方看星星的天井,用作图书馆的“屋根里部屋”中的每一本书、餐厅的陶艺餐具,还是可以聆听森林与鸟声的露天Spa....这间酒店就是Kees的一件大作品,是多年间未断流淌的点滴汇成的宏川,拥有无出其右的天然完整度。

atelier O-HUIS体现了个人意志最为理想化的终极呈现。这里采用一日一组的完全包场制——不仅为了人尽皆知的私密,更为一种少人懂得的“稳定”之感——最好的体验都是极为稳定的。希望,下次再提到atelier O-HUIS时,我能为它单独写一篇文字。

07

レヴォ (L'evo),富山县

星、空、水、山、雪、土,一切都与“食”相关。

——L'evo

说是酒店,不妨说是餐厅L'evo搬到了富山和岐阜交界的一处避世之地后,为食客方便所提供的住宿场所——新地址在富山南栃市的深山中,离城市较远,需要经过没有错车空间的崎岖山道方可到达。

L'evo的主厨谷口英司,前几年在日本美食圈的存在感很高,也上过诸如《仕事的流仪》和多档知名美食节目。那时,他的L'evo还在离富山市区不远的知名温泉度假酒店“雅乐俱”中,看似独立于世,其实位置人性,抵达方便,加上对“就地取材”的极致演绎,让不少美食爱好者都为L'evo特意规划了旅程,当然也包括为餐厅从不嫌路远的我——五年前,他的料理便为我留下了极深印象。在日本,活用本地食材的餐厅绝对不缺,难得在L'evo对本地食文化的理解更为多维与深度,不仅在本地食材与调味,在获取罕见食材的努力上、还原古老处理法上(本地特别的发酵熟成方法等)、用水考虑上、餐具环境美学上的方方面面,谷口都做了本地化的考量,并将它们与西式料理做了写意与高超的融合,非常难得。

然而那时的L'evo,还并非谷口心中的餐厅“完成体”。成名之后,他一直在为实现自己的美食梦想努力着。后来,他开始在南栃山中一处废弃荒地建造蔬菜和调味料农场、 野味熟成库与火腿工坊,并积极拓展着和周边猎户、山菜供货商、食材猎人的良好关系,还在本地调味料厂定制特别品,与富山酒厂建立合作。最终,就在他的“基地”边,带有几个住宿房间的全新L'evo出世。谷口的山人生活,也就自那时开始了。

当全世界的餐厅都对Farm to Table谙熟于心,当全日本都在讲究地产地销的年代,谷口再度将与此有关的美食哲学推进到了更为纯粹和立体的新境地。在不久的将来,我是不会错过它的。

回忆几年前,曾经在某次持续一个月的自驾游览中,经过了日本的半数县地。最近,好想再规划一次更长的行程,在解禁后的第一刻,将想去的地方在几十日内“一网打尽”。

一网打尽......若不是被限制的日子已然太久,谁会将这四个字,和本该悠然的旅行关联起来呢。

最近,你是否也有非常想去,却要再等一等的地方?

撰文 Rinka/KaKa

酒店图片来自网络

来源:搜狐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