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东京奥运会志愿者:追梦、见证、传递感动

国际
9阅读

“我一直朝思暮想,去东京为奥运会服务。”今年29岁的巴西小伙吉列尔梅下个月即将启程。

在延期之前,东京奥运会原计划有约8万名志愿者参与,其中10%是海外志愿者。由于新冠疫情,被特批入境日本的海外志愿者人数锐减至500人,他们大多具备相关经验和专业知识。

吉列尔梅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曾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一名志愿者,这可能是他被东京奥组委选中的原因。“多亏有赞助商给予资金支持,让我能去往东京。”

同样获得特许入境资格的印度志愿者鲁德里卡,已迫不及待想要出发。“我在印度经营一所马术学校,能去东京奥运会真的太令人振奋了。”

正在努力精进英语的日本大学生垂见麻衣,在知识储备方面为东京奥运会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对志愿者而言,最大的考验是保障自身的安全。”

东京奥组委6月2日表示,原先报名参与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8万名志愿者中,已有约1万人退出,但这对奥运会运营工作不会造成影响。

即将参与这场备受争议的奥运会,日本和外籍志愿者们的心中交织着期待与不安。

追梦东京

拥有一部分日本血统的吉列尔梅从小就梦想去日本看一看,却因距离遥远从未到过这个东亚国家。东京奥运会成为他圆梦的机会,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吉列尔梅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今年3月,日本疫情反弹,东京奥组委取消了大部分外籍志愿者的入境资格,仅限500名外籍志愿者参与奥运会。吉列尔梅有些泄气,“我在里约奥运会做的工作非常简单,日本志愿者应该完全可以替代我。”

他已经做好了落选的心理准备,给东京奥组委发邮件询问情况,结果几天后收到回复称“我们需要你”。“我太开心了,太幸运了。”吉列尔梅说道。

确定获得志愿者资格后,吉列尔梅的任务就是为东京之行攒钱。“原本我是一名记者,但失业了,在这里找工作实在太困难。”疫情暴发之后,吉列尔梅的日子不好过,由于东京奥组委不负责支付海外志愿者往返东京的机票费用,在东京还需要日常开销,这对他而言压力很大。

吉列尔梅通过售卖彩票赚一些外快,但生意惨淡。“我一度陷入绝望,于是在推特上发文诉说了自己的经历。”吉列尔梅是巴西弗拉门戈足球俱乐部的球迷,他的求助信息被俱乐部的一个赞助商看到,提出资助吉列尔梅去东京奥运会的想法。

“这样的赞助者太罕见了,甚至不需要我为他们做任何宣传,我很感恩。”吉列尔梅欣喜若狂,他离东京更近了一步。

谈及东京的疫情和抗议奥运的呼声,吉列尔梅感到似曾相识。“2016年里约奥运会以及2014年巴西世界杯,争议和抗议也很多,尽管和东京奥运会的遭遇并不一样,但我知道奥运会一定会举办,因为各方都为此投入了太多。”

尽管东京奥运会并未对志愿者做出硬性要求,但计划7月18日启程前往东京的吉列尔梅已经完成疫苗接种。他正在等待日方邮寄的入境文件,对15天的东京之旅满怀期待。

见证赛场

鲁德里卡比吉列尔梅要晚3天抵达东京,此外还需要强制隔离3天。她向澎湃新闻介绍,大多数志愿者并不需要隔离,但由于印度第二波疫情严重,她需要额外的隔离期。

言谈间,鲁德里卡对东京奥组委的安排没有不满,而是不停夸赞日方工作人员的耐心和周到,对她几乎做到了有问必答。

鲁德里卡在印度经营一所马术学校,“参与奥运会是一个绝佳的学习机会,我想亲眼见证赛场的非凡瞬间,把学到的知识和见闻带回印度,提升我自己并更好地教育学生。”她还不确定自己在奥运会期间具体的工作分工,但从组委会给她安排的居住地点可以得知,应该与马术赛事有关。

鲁德里卡“我从小在马术场边长大,5岁开始就做表演,之后组织了一系列赛事。”鲁德里卡对于自己入选东京奥运会队伍非常自信,也相信丰富的经验将帮助她更好地完成工作。

由于一直从事体育事业,鲁德里卡深知举办这一届奥运会不易。“去年,东京奥运会被迫延期一年是一个正确的决策,我完全可以理解,安全永远是第一位。”

“(东京)奥运会经历这么多波折,我从未想过撤回志愿者申请,不论奥运会什么时候举办,我都会全力支持。”她对东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信心十足,“我们和运动员都会在一个安全泡泡内,志愿者(的活动范围)仅限于酒店和场馆两点一线,不会接触太多人。”

值得一提的是,鲁德里卡表示,印度政府也为她的奥运之行提供了帮助,“前往东京奥运会的人员都将获得优先接种疫苗的机会,28天内即可接种2剂。”

鲁德里卡相信,只要每个人都做好防护措施,“我们会拥有一届令人振奋的奥运会。”

传递感动

与两名格外兴奋的外籍志愿者不同,日本本土志愿者垂见麻衣对奥运会的志愿者工作感到隐隐的不安。

垂见麻衣说,志愿者是暴露在新冠环境中最危险的人群之一,而且并非所有志愿者都完成了疫苗接种。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截至6月21日,日本完成两剂疫苗接种的人数超过976万,至少接种1剂的人数约为2315万,后者不足其全国人口的20%。

垂见麻衣身边很多志愿者因为疫情原因退出了奥运会,她表示,组委会并未对志愿者采取特殊的防疫措施,只是给每人派发了两只口罩以及消毒剂。

“只要奥运会举办,我就会尽力做好志愿者的工作。”尽管日本对于举办奥运会的氛围有些消极,垂见麻衣从未想过放弃,她身负多项志愿工作,包括为7月份的东京都内圣火传递提供支持,还将在千叶县的幕张展览馆进行技术类工作。

之所以热衷于奥运会,与她过往的经历有关。“我从小就看奥运会,喜欢奥运,在加拿大留学时,有机会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期间帮助引导日本游客。从那时起,我就想更多地参与奥运会。”

垂见麻衣不仅参与策划了志愿者的培训活动,还邀请有经验的志愿者介绍如何享受奥运、服务奥运。去年疫情暴发之后,她还和许多志愿者一起叠千纸鹤,为国外的运动员加油鼓劲,传递热情与感动。

垂见麻衣面对日本国内外的反奥运呼声,垂见麻衣感到无奈,“如果取消奥运会,日本社会将会变得黑暗,日本也将在未来数年间受到源源不断的指责。”但她仍然希望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能够考虑将奥运会推迟到秋季举办,她认为那时日本的疫情形势将有所缓解,能以更好地姿态迎接世界各地的人们。

“我希望大家不要忘记,奥运会是一个涵盖文化的盛事,包括观众在内的每个人都应传递那一份感动,并将其作为遗产传承下去。”垂见麻衣说道。(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来源:澎湃新闻客户端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