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造卫星,在男性主导领域拼出一片天,上海航天女总师的梦想与遗憾

科技
28阅读

今天,搭载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的长征二号F遥十二运载火箭发射升空。日前,记者独家专访了上海航天局卫星总设计师范季夏,讲述她与中国航天的故事。

采访约在上海航天局的总师办公室里。一头清爽短发,脸上始终挂着从容的微笑,她就是范季夏。

“我前一天晚上刚从酒泉回来,采访结束后马上要赶回去了。”2021年3月31日6时45分,我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四号丙运载火箭,成功将高分十二号02星发射升空,卫星顺利进入预定轨道。这是范季夏担任卫星总设计师成功发射的多颗卫星之一。

“跨界”造卫星,从零开始

刚进入上海航天局时,范季夏是在上海宇航工程研究所从事运载火箭相关工作的,那时的她以为自己会在研制运载火箭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1994年1月的一天,在单位办公楼的走廊上,范季夏碰到所里领导,“小范,你跟我去搞卫星吧。”范季夏知道这是上海航天局承担了新的卫星任务,急需科研人员支援,于是她爽快地答应下来。就这样,从研制火箭到研制卫星,这个平凡的下午成为范季夏人生中的转折点。

当时,我国的卫星研制走上高速发展阶段,上海航天局承担了填补我国微波遥感空白的遥感卫星一号的任务。范季夏和另外7个人一起被抽调到上海卫星工程研究所,开始“跨界”学习研制卫星。这次机缘巧合,让她成了我国卫星设计师中的一员。

一切从零开始。来到卫星工程研究所以后,范季夏拿到了一份卫星方案的材料。“那是一个简单订在一起、复印得模糊不清的几十页资料。我就像吸水海绵一样,如饥似渴地反复学习。”它让范季夏对卫星有了基本认识。

微波遥感卫星能实现从太空对地球资源的主动监测。其卫星数据广泛应用于农业、林业、海洋、国土、环保、减灾等情况,尤其在发生地震、洪水、森林火灾、海洋污染、泥石流、滑坡等灾害时和在国防建设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1996年4月,范季夏与同事们一起到国外监造鑫诺一号卫星,亲眼看到了先进的卫星技术和项目管理。“那一次给我的震撼很大。与国外规范完整的设计规范、研制流程、现代化的制造体系和高质量的产品相比,我们的卫星研制还只是‘小作坊’而已。”

这也让她第一次发现,原来卫星可以这样造。她暗暗下定决心,要做卫星一定要做卫星精品,做出来的卫星一定不能比国外的差。

吸收了国外卫星设计、制造的先进理念回国后,有一天,范季夏在上海卫星工程研究所第一次见到大名鼎鼎的魏锺铨总师,魏总派给她一个任务。“你分析一下太阳电池阵构型和跟踪速度。”

范季夏是个急性子,仅用了两天,她就把“答卷”交上去了。

“分析透彻,速度快,还用了不同的方法。”魏总十分满意,让范季夏负责遥感卫星一号的总体构型、布局、研制流程和AIT流程等总体设计工作。1999年,遥感卫星一号工程立项,范季夏被任命为总体主任设计师。在卫星项目中,主任设计师有10多名,但总体主任设计师,只有一名。

当时,微波遥感卫星在我国是一片空白,国内的工业基础也较为薄弱。在魏钟铨总师的领导下,范季夏带领总体技术团队自主创新,提出了我国微波遥感卫星的总体设计方案、地面验证方案、研制技术流程和AIT(总装、总测)流程,这些是我国微波遥感卫星研究的重要基础。

“我这个人要求完美,不但方案要做得合理,还要把报告做得非常规范。”在没有任何模板可循的情况下,范季夏执笔的遥感卫星一号总体报告成了业内模板。

女总师之路,完成“不可能任务”

2006年,遥感卫星一号成功发射,首次在我国实现了卫星全天候、全天时对地成像观测,填补了国内空白,其主要技术指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范季夏开始担任新一代微波遥感卫星的技术总负责人。2010年范季夏被任命为卫星总设计师。

“当时遥感卫星最具挑战的问题就是如何提高成像质量和可操控性,使我们国家的遥感卫星真正成为“好用”、“易用”的应用型卫星。”

对于新一代卫星,星地全链路中任何误差都会对成像质量造成影响,要把这些因素一一识别出来,同时要建立分析、仿真模型,没有现成可用的教科书,没有任何参考资料。

“我们与高校、相关单位联合攻关,从最基本的概念、公式做起,通过多年努力,建立起一套完整的星地一体化仿真模型和系统,创新性地提出了一整套提高图像质量的指标和措施。”

这些指标高于当时国外的指标,当通过任务书下达到各研究单位时,大家纷纷表示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除了因为技术要求高以外,大家对这样一位刚上任的女总设计师也持有怀疑态度。在航天领域,由于任务重、压力大、出差多等原因,航天总师基本以男性为主,女总设计师凤毛麟角。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开始我提出的指标被大家质疑,当受到质疑时,我虽然会觉得委屈,但仍然坚持。”范季夏说,自己内心的强大是因为专注,她可以不去理会外界的声音,心无旁骛地钻研技术。

“我是个很执着的人,设定了目标,我就一定会坚持到底”。指标一天做不出来,范季夏会不断上门,与科研单位一起攻克难关。“我不会把指标硬压给分系统单位,我和他们一起想办法来实现这个指标,鼓励大家勇往直前,不要退缩。”

通过一轮轮攻关、摸索,范季夏和分系统研制单位终于找出了一套适合我们国家国情的技术途径,研制出符合要求的硬件、软件。

“事实证明,我的坚持是对的,一系列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通过不懈的努力都陆续达到了要求。在这以后,我的团队成员对我少了质疑,多了信任,成了一个并肩作战的集体。”

卫星入轨以后,成像质量非常好,实现了自主控制,得到用户的高度评价。从此,研制精品的理念也在研制队伍中深深扎根。而当初范季夏提出的指标,也成了今天的行业标准。

人生总有遗憾,但不言后悔

在航天领域,范季夏是卫星的“母亲”;在生活中,她也是女儿的母亲。

“我女儿小的时候,正是遥感卫星一号研制的关键阶段,每天晚上,我都是把女儿哄睡了,我再打开电脑工作。”范季夏总是在加班,每次进基地,一去就是几个月,给孩子的陪伴时间很少。“即便回到家给她辅导作业,但我心里还是想着我的卫星……”

让范季夏印象最深的是2005年,她被派到国外学习。“那次出差一去就要三个月,当时我女儿正值升学时期,我内心的想法是不愿意离开女儿的,想陪她一起经历人生的重要时刻。”范季夏记得当时自己是哭着走上飞机的。

“有时我女儿会跟卫星‘吃醋’。我是不合格的母亲。”为了这份事业,她牺牲了很多个人和家庭生活。“我近30年来没有休过假,节假日没有一个完整的。我去过很多国家,但都是因公出差,一家三口几乎没有去旅游过……”

卫星总设计师的工作是没有退路的。“一旦承担任务,至少4到5年为一个周期,不能卸下,没有人中途干到一半走的。你只能一直往前,不能后退。”

回想起过去的十多年,范季夏就是这样一直咬牙,一直坚持下来。“丈夫和家人给了我很大的支持,我很感激我的家人,他们让我可以一心一意地从事自己热爱的工作。”

“我从读书到工作一直很努力,我有自己的付出,我吃的苦、加的班,不比男同志少。现在我参与和负责的多颗卫星在天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这证明我的努力和付出是值得的。”长时间留守基地,加班是常事,精神压力和工作强度都极大,这份工作对于女性来说是很大的挑战,但范季夏通过自己的坚持,硬是在这个以男性为主的行业拼出一片天。

“我感觉自己是生而为这份工作的。”她笑着说,“我喜欢我的职业,所以再苦再累也没有觉得很苦。人生总有一些遗憾,但是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很好。”

来源:作者:黄尖尖

来源:上观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