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军陆战队某旅:我们的目标是抢滩登陆

军事
23阅读

我们在战位报告|海军陆战队某旅:我们的目标是抢滩登陆

演示课目结束,周瑜松了一口气,心想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很激动!能够为习主席展示我们的训练成果我感到无上光荣!”周瑜自豪地说:“当时受领任务后,我们认真准备,生怕发生什么意外。”作为代理排长,车长周瑜指挥车辆通过层层障碍到达终点,接受习主席的检阅。

2020年10月13日,习主席到海军陆战队视察,并通过视频检阅海军陆战队任务分队专项训练情况。习主席强调,海军陆战队是两栖精锐作战力量,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维护国家海外利益方面肩负着重要职责。

近年来,该旅官兵的练兵足迹从水际滩头到戈壁荒漠,使命任务从两栖攻坚拓展到全域征战,努力锻造一支合成多能、快速反应、全域运用的精兵劲旅。

(一)

如果要说起多兵种联合,没有哪一个单位能比得上海军陆战队。侦察、步兵、装甲兵……所有你能想到的,他都有。

“现在,一个班就是一个完整的战斗体系!”身在带兵一线,谈起近几年的变化,吕先显如数家珍。入伍10年,从战士到班长,从装甲营到合成化步兵营,武器配备越来越多样化,轻重武器、反装甲武器的配比也愈加合理。

在海军陆战队,实战化演习是一件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大大小小的实战化演习,填满海军陆战队队员的日常训练。一年到头,官兵们不是在演习,就是在奔赴演习的路上。

以前演习,一支完整的突击队需要各个单位配属组建才能完成任务,而现在一个班、一个排就可以说是一个完整的战斗体系,这个班可能是先锋队,也可能是刀尖班,可以做到随时直插敌人的心脏。

这几年,海军陆战队的一切训练都在向实战化靠拢,部队随打随通知。

2018年的某次演习,让班长吕先显印象最为深刻。演习的前一晚,吕先显和其他班长一起被连长叫去开会,通知大家第二天将前往某地域进行演习。

第二天,当大家等待连长下达命令时,连长却下达了“解散”的命令,这让官兵们慌了神,没有演习信息,这仗可怎么打?演习在即,大家硬着头皮打完这场“仗”,但是结果却不尽人意。

无限接近实战化训练,让官兵们开始对实战化有了更深的思考:战争来临,我们应该怎么办?每一次演习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角色?

“跟我上!”一次综合演练,直升机因为岸滩狭小只能悬停在近岸海面,滑降高度也由平常的10米调整到20米。这样的位置与高度是以往训练中从未遇到过的,海水有多深,大家无从知晓。滑,不知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不滑,那就要错失战机……就在关键时刻,空突一连排长王宁没有丝毫犹豫,第一个滑降试水。

濒海山地进攻战斗实兵对抗演练、多课目合成连贯战术演练……在这些你叫得出名字或叫不出名字的众多演习中,海军陆战队队员每一次训练,都会设置假想敌,每打掉一个火力点,克服一个障碍,队员都会在心里进行复盘。顶着星星去,顶着星星回,已成为他们的训练常态。

(二)

最热的时节,向南海波涛;最冷的时节,到北方雪原;最多雨的季节,进山岳雨林。在形成全域全时全能作战能力的过程中,海军陆战队某旅变成一支“反候鸟”部队,在祖国辽阔的版图上,到处寻觅最硬的“磨刀石”。

为期3个月的海训,作为海军陆战队的标配训练,让队员们又爱又恨。

“大家最喜欢的还是游泳课目吧,毕竟是在水里待着。”吕先显说。

盛夏的粤西海岸,温度达到40℃以上,烈日和风浪的双重考验下,大家早已习惯苦中作乐。在海边高温高盐高湿的环境下,官兵们每天完成武装泅渡、班组战术、野战生存、实弹射击、实兵对抗等课目训练,身上的迷彩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留下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盐斑。

如果说海里训练很辛苦,那么装甲步战车训练就更难忍。不管天气多么炎热,都要坐在不怎么宽敞的车厢里,忍受着高温高湿的考验。在太阳的炙烤下,车外的温度达到20多度时,车内的温度就会达到40多度。

没有谁会在意皮肤又晒黑了几度,也有没有谁会在意哪里受了伤,大家最关心的是成绩有没有提高,是否掌握了战斗技能。对于训练,每一名海军陆战队队员心中都有一把火,这把火从南到北,燃烧在祖国的各个角落。

向西向北数千公里,海军陆战队的官兵们奔赴寒区进行适应性训练。跨区机动,兵力集结、战斗输送,从一开始考验就接踵而来。

2018年,海军陆战队某旅前往内蒙古朱日和训练基地。列车一路向北,气温越来越低,官兵们也一路增添衣服,衣服穿得越来越厚。随着列车到站时,人变得臃肿,看上去像是胖了好几圈。

过了黄河,车窗上的霜花渐渐多了起来。班长范如华兴奋不已,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雪花,也差点被冻成“冰马俑”。大概也就兴奋了一个小时,范如华开始全身发抖,对于和他一样,自小生活在岭南的官兵而言,严寒就是大敌。

严寒,不仅是官兵需要面对的难题,也是装备首要面对的难题。从南到北,变化的不只是纬度还有温度。

“那次是真的不易啊。”范如华回忆。小刀似的寒风,把大家的脸皴得跟鱼鳞一般;因为寒冷,灌满的水壶一滴水也倒不出来……

尽管困难重重,可海军陆战队毕竟是海军陆战队,无论身处什么样的环境,都有必胜的决心。演习决胜,各营连组织的党员突击队就有27支。范如华把全班分成两个突击组,副班长王东带4人攀爬老化的避雷针,一旦潜入成功,不惜一切代价,“摧毁”蓝军通讯中枢。他自己则率3人直取目标大楼。激烈交火中,4人贴墙前进,利用蓝军射击盲区,搭人梯剪断防盗窗,踩着碎玻璃向上突击。

战场从来没有性别之分,极限训练也从未缺席女兵的身影。

寒区驻训,踏碎雪原的豪情常常遭遇干扰——白天,一马平川的荒原像月球环形坑一样;晚上,她们要在零下20℃进行单兵无依托宿营。极寒环境下,帐篷内外结满霜花,入睡并恢复体力,就成了一件超级艰难的大事。即便是平日里沾枕头就能入睡的队员,在这里也不会睡得很沉。夜晚的时光变得如此漫长,队员们竟有些期待白天的到来。

冷酷的,还远不止于此。女兵们在进行武装快速滑雪训练时,身上的背囊、脚下的陡坡和陌生的课目让棉服被汗水浸透,风一吹,整个人都冻透了。近30公斤负重,倒在雪堆上,一摔一个坑。领口、袖口若是溅进冰雪,更是一个透心凉。说起这些经历,女队员们只不过笑一笑。

她们在盐滩中突击,在万顷碧波中驰骋,也在荒漠高原挑战极限……她们的信仰在热血里澎湃,她们将青春揉进这绚烂的海洋迷彩。

“海里我们是蛟龙,陆上我们穿梭如风,迷彩服阳光下多耀眼,气贯那长虹杀声震天隆……”随着远去的歌声,官兵再次投入到训练中。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