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丨童双春:滑稽界少有的“英俊小生”

娱乐
34阅读

童双春 人民视觉 资料图

上海滑稽界“双字辈”表演艺术家又走了一位。这让许多人感慨,随着姚慕双、周柏春大师的谢幕,随着众多双字辈艺术家纷纷离去,曾经带给上海人无数笑声的滑稽和独脚戏艺术,未来会否渐行渐远。

据上海滑稽剧团消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独脚戏代表性传承人、曲艺艺术家童双春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5月28日23点21分逝世,享年88岁。

《笑坛欢曲迎双春:童双春》新书发布会

这个消息让很多人感到意外,因为就在2020年8月,在上海文联举办的《笑坛欢曲迎双春:童双春》新书发布会上,童双春还出现在现场。当时,童双春不仅在现场签售,和观众热情交流,而且还执意不坐椅子,与老搭档李青站着表演了近七分钟的代表作《日本越剧》,全场笑声不断,都感叹老先生精神状态极好。

老剧照

2020年3月,童双春另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是因为他在疫情中拿出了3万元积蓄,作为特殊党费交给了组织。而生活中,童双春多年来始终居住在田林一栋老公房6楼的简朴小屋,因为腿脚不便,甚少下楼。

他说,“面对疫情,我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没能像其他一线人员一样为国家作贡献。这些年我个人开销不大,就想把这些奖励通过党费,感谢组织一直以来的培养,回馈社会,回报人民。”

2018年,童双春被授予“中国文联终身成就曲艺艺术家”荣誉称号,成为了继周柏春、杨华生之后,上海滑稽界又一位获此殊荣的曲艺艺术家。

童双春(右二)被授予“中国文联终身成就曲艺艺术家”荣誉称号

在2018年10月15日晚举行的“第十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仪式上,童双春激动不已,几度哽咽:“各位领导、各位曲艺界的老师们,大家好!今天我有幸参加这么隆重的大会,我万万没想到,在我耄耋之年能获得如此殊荣,我的心情万分激动,我对曲艺事业没做多大贡献,做的都是力所能及的事,却没想到党和同志们给我如此崇高的荣誉,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我知道这个奖项不是我一个人的荣誉,这体现了党对我们曲艺事业的培育和关爱,承载着姚慕双、周柏春这两位老师的引领和栽培,同时也包括了我们全团同志共同努力,集体的智慧,也包括广大观众对我们滑稽曲艺的热情支持与喜爱,因此,这是集体的荣耀,共同的光辉!目前,我已经离开了滑稽舞台,但在人生的舞台上,我将一如既往地热情下去,此生不变。祝我们曲艺事业如日中天、大放光彩、不断创新、开创未来。”

对于获得这个“中国文联终身成就曲艺艺术家”的荣誉,童双春说了四个“分不开”:与党对他多年的培养分不开,与“姚周”两位恩师在艺术上的引领分不开,与同门师兄弟、全团上下的团结一致分不开,与观众多年支持与厚爱分不开。

在获得荣誉的两个月后,上海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姚慕双百年诞辰的研讨会,会上,童双春回忆起恩师,几度泣不成声,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在姚慕双诞辰100周年研讨会上发言

他回忆起自己被姚慕双领进师门改变人生的种种往事说,“如果没有姚老师对我这样的提携,就没有我的今天。”

而提到恩师对滑稽和上海城市文化的贡献时,童双春说,上海如果少了姚周的滑稽,这个城市的文化名片也就没有那么响亮,文化影响力也没有这么大。

“滑稽戏以前不被重视,现在被党和国家这么重视,是姚周老师的贡献,他们一生就是弘扬我们的海派文化,如果讲到海派文化,滑稽戏是当之无愧的。”

当年,滑稽泰斗姚慕双、周柏春兄弟二人双双收徒,门下的弟子因此称作“双字辈”。而当年如此大规模群体性的拜师,并成为一代滑稽人传承了滑稽戏和独脚戏艺术,在整个中国文化界和艺术界都是罕见的。童双春也是双字辈一员中颇为观众喜爱的。

生于1934年的童双春,1950年拜在滑稽泰斗姚慕双、周柏春门下,16岁成为“双字辈”艺人中的一员,后加入上海蜜蜂滑稽剧团,1960年随剧团转入上海人民艺术剧院。1978年他参与重建上海曲艺剧团(后改名为上海滑稽剧团)。1978年,童双春与双字辈师弟李青搭档,一胖一瘦,一谐一正,两人相得益彰,合作40余年,成为上海家喻户晓的黄金搭档。

童双春和搭档李青

在去年新书发布会上童双春和李青站着表演了7分钟

相貌堂堂的童双春,是滑稽界少有的英俊小生。这是他的特点,却也是他面临的挑战。

剧作家陈达明曾经和童双春在上海人民艺木剧院期间共事,文革后滑稽剧团恢复单独建制,我们也曾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岗位上,有过多次工作的交集。惊悉童双春去式,陈达明深感唏嘘,“双春兄为人朴实诚恳,对工作认真负责”,他同时不禁想起不少与之有关的往事。

“记得四十多年前,1979年,滑稽戏《出色的答案》问世。这是‘文革’后第一部滑稽戏,其中的主角、科研人员曾晓勇便是由童双春扮,取得了强烈的社会反响。当时,我应《文汇报》之约,和李家耀兄合作,写了一篇剧评。”

“双春也许因为形象关系,在他的滑稽戏表演生涯中,大多是扮演正面人物。老实说,在滑稽戏中扮演正面人物,困难重重,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行内素有‘苦恼滑稽’之说。既要让观众乐,又不能有损人物形象,确实是件难事。而双春长期面临的,正是这样的挑战。由于他的刻苦努力,一个个正面喜剧形象应运而生。“

2013年童双春(中)出演了他的封箱戏《囧人黄小毛》

资深媒体人、海派文化和曲艺专家秦来来也回忆,多次听老一辈滑稽艺术家吴媚媚讲起,童双春苦恼滑稽的来由,也谈到童双春如何苦练基本功,以摆脱“苦恼滑稽”的“苦恼”。

文艺评论家毛时安也感慨:“双春先生为人谦和儒雅,谦虚好学,谈吐轻声慢气,极具君子风。我曾多次散戏后同车伴他回家。他会对戏进行点评,征询我的看法。他经常给我说感谢党的培养,感谢新社会。让我很受教育。一老一‘小’,何其乐也!然后,夜色中看他颤巍巍地走回家……想起他和李青搭档的演出,一文一武,一冷一火,一胖一瘦,一庄一谐,给我们带来的快乐!双庆先生艺术学长,一路走好。”

童双春创作颇丰,滑稽戏代表作有《假医生请真医生》《幸福》《满园春色》《一千零一夜》《出色的答案》《路灯下的宝贝》等。独脚戏代表作有《比不上》《万货商店》《对戏》《赞红娘》《冰海上的来客》《日本越剧》《啊!母亲》《打排球》《师徒俩》《唱山歌》《投军别窑》等。

他被评价是一位学者型的演员。总能通过诙谐幽默的语言和表演,运用套路和技巧,将文化生活相关话题娓娓道来。譬如,介绍生活中语言技巧的《语言艺术》,介绍沪上各式传统美食的《特色风味》,介绍酒文化的《说酒》,探讨夫妇之道的《夫妻之间》,介绍心理研究的《你在想啥?》等,都是家喻户晓、深入人心的经典。

与此同时,他还曾经在1978年恢复上海曲艺剧团之后,担任上海滑稽剧团负责业务团长的他,在剧团推行“三编两导”制,主张“双字辈”演员应该像拳头一样紧紧握在一起,集中艺术力量创作精品,这才有了之后脍炙人口的诸多经典滑稽剧目。

童双春担任上海白玉兰戏剧奖评委多年,去年,白玉兰奖30周年,童双春在接受采访时再次谈到,“滑稽戏是大家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因为它以笑为主,笑是人民群众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滑稽戏就是这样向大众播撒欢乐的种子。海派滑稽应该体现雅俗共赏的表演风格,和大众化、平民化的阳春白雪。”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